战医叶洛 走咋们开房

[复制链接]

26

主题

26

帖子

118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18
8560 admin 发表于 2019-5-5 10:07:58
[url=http://yunying.lipush.com/h5/Novel/eastday20190312/img/1.7a86610d.png][/url]

苏樱小美女,走,咱们开房去!”

七号重症监护室门口,叶洛压抑着心中的兴奋,一把就拉住了一个刚走出来的小护士,急匆匆的就朝着医院外面走。

憋了三年没碰过女人,今天终于逮住了一个机会。

在来这里之前,叶洛已经咬着牙,硬生生的拿出了八十块钱,在医院门口的小旅店开了一间大床房。

只不过,医院门口的旅店真黑,八十块开的大床房,还只是一个钟点房,只能用四个小时,叶洛计算着,以自己强大的能力,最多只能弄一次。

曾经名震世界的一代战医,竟然在临江市第一人民医院里做起了一个小小的清洁工,还为了睡一个小护士,弄得如此窘迫,不禁让人唏嘘。

每每想到这里,叶洛都不禁想要把世界上最神秘的杀手头子,楚天的祖上十八的代女性问候一遍。

三年前,世界各国最顶尖的雇佣兵与杀手,为了争夺一枚神秘的珠子,在全球范围内,进行了一场疯狂的厮杀。

这一战足足持续了半个月,最终,这枚珠子被世界上最为顶尖的杀手头子楚天抢走。

不过,楚天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虽然抢到了珠子,却也命悬一线,在临死之前,他找到了叶洛。

当时,世界最顶尖的一群杀手兵王之中,华夏区域的战医叶洛和杀手头子楚天,是最为恐怖的两个人。

在某种程度上,叶洛比楚天更为神秘。

然而,谁也不知道的是,叶洛和楚天是旧识。

楚天把那枚珠子交给了叶洛,弥留之际,只嘱咐了一件事情:让叶洛带着他女儿一起离开,从此退出危险行业,隐姓埋名,直至照顾他女儿到成年。

叶洛也没多想,见楚天将要死去,一冲动就答应了。

并且,为了遵守承诺,叶洛抛弃了亿万身家,离开了自己一手创建的雇佣兵王朝,彻底洗清了自己的身份,孤身带走了楚天十一岁的女儿,来到南江市隐姓埋名。

转眼,就已经过去了三年,这三年之中,他一直都在医院中,做一份最普通的清洁工的工作,只是,清洁工这点薪水,哪里够叶洛花销的,更何况他还养着一个开支很大的小萝莉。

“喂!叶洛,你、你干什么,你疯了!”

苏樱惊怒,这清洁工叶洛竟然要拉着她去开房!

苏樱天生丽质,眼睛含笑含妖,媚意丛生,身材妖娆,偏偏人又单纯青涩,是医院公认的最美护士,追求者无数。

“乖,别挣扎,一个月前,你不是说了吗,只要我考到医师资格证,你就跟我开房。”叶洛变戏法似的,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红色的小本本。

苏樱动作猛地一僵,忽然想起了一个月前的某个场景,当初她为了奚落叶洛,说只要叶洛考到医师资格证,就同意和他开房。

在苏樱想来,医师资格证这么难考的东西,就算是她,花了两年时间都尚未考到,一个小小的清洁工,更无可能。

“这不可能,你、你这个肯定是假的!”苏樱羞怒。

“咋能是假的,给,小媳妇儿,给你检查检查。”叶洛丝毫不在意的就把珍贵的证书,如同废纸一样塞给了苏樱。

苏樱打开证书,仔细检查一了遍,小脸上顿时闪过一抹不可思议之色,她以前专门研究过这种证书,能辨别出真假,叶洛这个竟然是真的!

一个清洁工都能拿到医师资格证?

苏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!

“真的吧,走,时间珍贵,一寸光阴一寸金!”叶洛着急,钟点房时间真紧。

“啊!不、不行!”苏樱慌了。

“怎么不行了?我都算好了时间,今天又不是你月经来潮,可以啊。”叶洛疑惑。

“我、我,啊!对了,我这个病房里,有一个十分重要病人,今天该我值班,绝对不能离开!”苏樱慌乱之中,灵光一现,想到了一个借口,想要拖延时间。

“啥病人?比咱们开房还急?”

“感冒……”

叶洛不等苏樱把话说完,就直接大步反身朝着七号重症监护室走去,说道:“不就是感冒吗?我会治,我给她治好咱们就走!”

“啊,不、不是普通感冒,哎,你别进去。”

苏樱大急,想要阻止,可是已经晚了。

这个病房里的病人身份可不一般,是唐山老爷子唯一的孙女,而且本来只是普通感冒,却被一群专家名医治成了病危,而且连真正原因也没找到。

院长都已经暴怒过了好几次,谁都能看出来,与其说院长是暴怒,不如说是恐惧。

嘭——

叶洛可不知道这些,他开房的心情急迫,为了尽快带苏樱走,直接大力推开了七号重症监护室的门。

只是,在房门被推开的那一刻,叶洛瞬间就感觉到十几道吃惊的目光,都朝着他看了过来。

叶洛愣了一下,七号重症监护室只有一个高级病床,床前却围绕着医院内最有名气的七个主治医师,三个专家,以及副院长高青云,还有五六个高级护工。

一个感冒患者,至于如此兴师动众吗?

叶洛疑惑。

“谁让你进来的?这里不需要清洁工,赶紧滚出去!”一个微胖的中年心血管科室的主任,烦躁的挥了挥手。

“愣啥?快滚,真是没规矩,一个清洁工都敢乱闯,明天你不用来上班了!”另外一个肾病高级医师也烦怒的说了一句。

一个普通的感冒,让他们治成了病危,这病人还是唐山老爷子唯一的孙女儿,七号重症监护室的每一个医生,心情都十分的糟糕。

唐山老爷子可是唐家家主,就连这所医院,当初都是唐家老爷子出资组建的。

院长已经连续开过七次专家会议,用词一次比一次严厉,谁都能看出事态的严重性。

“让我滚?”

叶洛的目光,越过众人的身影,落到了病床边缘的一只手上,那只手洁白无瑕,但是指甲的边缘,却有几缕淡淡的血丝。

叶洛又看了看眼前的场景,以及小护士苏樱先前说的感冒,瞬间就联想到了什么,信口把病情说出:“两天前,病人有感冒症状;一天前,病人突发高烧;三个小时前,病人忽然昏迷,检查显示,除了高烧外,其他指标均属正常,找不到昏迷的原因。”

七号重症监护室中的护工,专家们和副院长高青云都愣了一下。

随后,副院长高青云脸色一变,暴怒道:“谁把病情泄露出去了,一个清洁工竟然都知道了发病过程,开会的时候,难道没有告诉过你们,这件事情要绝对保密吗?”

病房里的其他专家和护工都面面相觑,这次病人身份特殊,事关重大,除了这屋子里的人,也只有院长和几个领导知道,谁会泄密病情?

这清洁工又从哪里打听到的?

他们可不相信,一个清洁工能一眼看出这种奇异的病情。

“泄露?”叶洛嘴角翘了一下,随后又道:“一个小时后,病人会出现嘴唇变紫,三个小时后,病人的十指就会开始慢慢流血,四个小时后,病人的血压就会骤然降低,十个小时后,如果再没有正确的治疗方法,她就会死。”

第2章:和美女的赌约!

“你在说什么?”一个专家有些疑惑。

“你竟然敢咒唐小姐在十个小时后死亡!”一个名医暴怒!

“立刻把他赶出去,医院里的保安都是干什么吃的!”高青云副院长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,连他们都还没有找到病因,这个清洁工竟然敢预测病情。

叶洛摇了摇头,没有理会这些鄙视,既然被驱赶,他没有再解释,而是淡淡的转身走出了病房。

不过,他走到门口的时候,却说了一句:“想要来求我,找护士苏樱,她有我手机号,不过,我这人可不是这么好求的。”

话声落,叶洛已经走出了病房。

“这清洁工疯了吧?这是谁招进来的?”

“立即把他辞退,简直……”

病房中,原本都十分烦闷和恐惧的专家,名医们,仿佛都把叶洛当成了一个情绪的发泄口。

病房门口,苏樱眼睁睁的看到了整个事件的开头和结尾。

“啪——”

叶洛迈步走出病房的门,顺手关了病房的门,门内和门外的声音,顿时隔绝。

刚出门,叶洛迎面正好看到有些发愣的小美女护士苏樱,原本无比淡定的眼神,瞬间又变得有些炙热。

“走走,小樱樱,病人没啥事儿了,我开的是钟点房,现在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。”叶洛一把抓住了苏樱的手。

“你、你放开,你疯了,你刚刚怎么能用那种语气,和名医专家,副院长说话,他们真的会把你辞退的,你要是丢了工作,怎么养活小环?”苏樱甩开了叶洛的手,红润的小脸,十分愤怒。

虽然一个是清洁工,一个是小护士,但是毕竟在一起工作了三年,苏樱对叶洛还是有一些了解的。

苏樱知道,叶洛是一个典型的无产贫民,还带着一个十三四岁正上初中的小女孩,叶洛所有的收入,都来自医院里的这点工资。

一旦被医院辞退,那么叶洛就会失去唯一的收入。

“那个,你别这么关心我啊。”叶洛搓了搓手,竟然有几分惭愧,拉着一个如此善良的小护士去开房,似乎有一种淡淡的负罪感。

“哼!我才不关心你呢,我担心的是小环,她这么好的女孩,怎么会让你做监护人!”苏樱气冲冲的看着叶洛。

“你认识小环?”叶洛疑惑,三年前,杀手头子楚天托付的女儿,就是楚小环。

“当然认识,她以前经常来医院找你,她这么瘦,肯定是你虐待她了!”苏樱给出了一个非常直接的判断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叮铃铃……”

正在叶洛想要解释的时候,一阵最原始的手机铃声,在他兜里响了。

叶洛随手掏出了一部陈旧诺基亚手机。

“喂!是叶先生吗?这里是南江市青年路警察分局。”

警察?

叶洛愣了一下,警察怎么会找他?

“是我,有什么事儿?”

叶洛心中幽然升起了几分警惕,他已经在南江市隐姓埋名了三年,从未和警察接触过,难道是身份败露了?

并且,他用的这个手机号,也没有几个人知道。

“叶先生,是这样的,楚小环因为涉及打架斗殴,打残了一名三十四岁的壮年男子,同时打伤了四名二十多岁的青年,目前已经被拘留,由于她的年龄未满十四岁,尚未具备承担刑事后果的能力,所以,需要监护人来承担这些后果。”

打电话的警察是一个女性,说到这里的时候,声音有些怪异。

叶洛却松了一口气,原来并非身份败露。

只是,楚小环那丫头又惹事了!

还惹了一个大事!

“那个,警察姐姐,我稍后就到。”叶洛有些头疼,叛逆的青春期终于还是到了,不好管了,叶洛连婚都没有结过,哪里会教育孩子。

“叶先生,请您尽快过来。”女警催促。

“对了,打架的原因是什么?”叶洛问了一句。

“楚小环说她没钱交学费了,走在路上,顺手就抢劫了那四个人,想要交学费,那四个人的身份,是青年路那一片的混混,被打残的那个壮年男子,是那一片混混的老大。”

叶洛:“……”

“您身为楚小环的监护人,怎么会不给她交学费,请您尽快来警局,我们怀疑你虐待未成年儿童。”

电话挂断,一阵盲音。

“喂!禽兽,什么事情,我怎么听到,似乎是警察打来的电话,你犯事儿了?”小护士苏樱盯着叶洛。

“没!我这么善良的人,怎么会干坏事!”叶洛揉了揉自己的头,感觉事情有点麻烦,对于他来说,杀一个人,或者用医术救一个人,那简直是举手之劳,但是隐姓埋名带一个叛逆期的女孩,简直比刺杀联合国主席还难。

“真没有?”小护士不信。

“真没有!”叶洛义正言辞的说道,随后又道:“上次你说,只要我考到医师资格证你就和我同房,好吧,我就当你是开玩笑了。”

“本来就是开玩笑的,你这个禽兽,竟然还当真!”苏樱愤怒!

“就当你上一次是开玩笑,那你有没有兴趣再和我打一个赌?”叶洛问道。

“不打,你这人太流氓!”苏樱转身就走。

“赌约的内容是:十个小时之内,这病房里的专家,名医,以及副院长,会像孙子一样求着我回来给病人治病。”叶洛说道。

“不可能!”苏樱的脚步停了一下,专家,名医和副院长,会求一个清洁工给病人治病?这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
“不可能?如果他们不求我,我以后绝对不会再骚扰你,并且唯你是从,如果他们求我,你就和我去开房,怎么样?”叶洛点了一支烟,叼在了嘴里。

苏樱犹豫了一下,这倒是一个一劳永逸的赌约,一旦她赢了的话,就能彻底摆脱叶洛,不然的话,这个清洁工还会骚扰她。

在她看来,叶洛是绝对不可能赢的,她想了想,说道:“可以赌,不过,我们要立一个字据,不然的话,你这流氓若是反悔了,会没有证据。”

“还要立字据?”叶洛愕然。

“必须要立,还要按手印!”苏樱一看叶洛似乎有些心虚,立刻坚定的又补充了一句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推荐阅读

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